欧美大暴走,世界都遭殃
作者:杨艾俐
2020-06-15
摘要:新冠疫情还在延烧,但欧美人却仍将度假玩乐视为生活重心,令人忧心。

新冠疫情还在延烧,但欧美人却仍将度假玩乐视为生活重心,令人忧心。

整个5月,美国及欧洲都在吵闹中度过,疫情不再是敌人,而是经济开放或闭锁,尽管公共卫生专家言之凿凿,太早开放将升高疫情,但是群众却不愿再闷坐家中,商家也冒险营业,甚至扬言,现在只是早死与晚死之别。

美国、英国、西班牙、意大利,尽管死亡人数每天仍不断上升,但大部分欧洲人还是在扳着指头,数算夏日假期要去哪儿;美国人525日国殇日,也是年度长假的起始。海滩上、示威群众中、吧台前,很少人遵守政府的谆谆告诫,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一米)。

 

浪漫天性成防疫大漏洞?

事实上,翻开西方人的日历,几乎(近来亚洲人也如是)终年都被假日占据。

过完元旦后,就是214日情人节,接着是母亲节(中间常有四天的周末),然后是美国国庆及长达三个月的暑假,巴黎和纽约夏季都是观光客,本地人全去度假了,秋天回来后,又得准备过感恩节及圣诞节。

度假、上馆子、血拼成了欧美人办公生活外的主调,现阶段因为疫情,可暂时放弃一、两个月美好时光,但长期难以做到。消费撑起了美国经济梁柱。美国国内消费占GDP比重占70%,所以美国每次宣布消费者信心指数就备受瞩目,决定着未来一季的经济表现,更是牵动股市的关键因素。

中美贸易战起因纷杂复杂,但其中重要原因之一,是两国致富模式不同,也是追随者方式和领先者方式的歧异。中方重制造、美方重消费。

此次新冠肺炎蔓延,欧美都遭遇自大萧条后的最大失业潮,截至5月中为止,美国已有3600万人申请失业补助,占其劳动人口的30%,还有减薪、休无薪假的人,本来应该户户哀嚎才对,但是这次政府都大发慈悲,其中以美国最大方,特朗普3月中就决定发纾困金,每位纳税人1200美元,也大举援助受创产业中的大企业,如航空公司及波音等补助(条件是不能裁员),最近又追加给中小企业无息贷款及补助,整个方案共计2.3兆,相当于联邦整年支出的一半。

今年值美国大选年,民主党看到纾困锋头都被特朗普抢去,也不甘示弱,众院议长裴洛西赶紧主导第二阶段纾困提案,金额更大,共3.2兆美元,包罗万象,除了又一次给民众1200元红包外,还包括对各州的补助,最荒谬的是在疫情前已经要宣布破产的美国邮局(因为快递业及社交媒体,电邮的竞争)也得到巨额红包,这项法案被批评为明目张胆的贿选,已在众议院通过。

虽然有人为失业长夜啜泣,担忧朝不保夕,但很多人失业后,不愿再就业,因为美国失业保险可拿到薪水的40%,政府也每月补助2400美元,很多人拿到这两项补助后,比疫前还拿得多,而荒谬的是,这些人往往以怕传染之名,不愿再找工作。一位在华盛顿州经营两间水疗馆的创业主辛苦奔走,获得政府补助22万美元,告诉员工他们可回来继续上班,但员工不领情,宁可申报失业,因为有了薪资,员工便无法获得失业补助;而政府的失业金比原薪资高。

尤其在一党长期专政的州,如加州(民主党七成,共和党三成),执政者更没有监督,恣意挥霍,非法移民都可拿到失业救济金。日前,州长纽森更宣布一项给65岁以上的长者送餐服务,一天三餐66美元,等于一餐20美元。

各国政府竞相端猛药救疫情,政府债务一飞冲天,苦果将在下半年至迟明年初显现,而且是全世界民众终将受害,就如背沉重负包裹的鸟,还一意想飞,必定坠落致死,也如章鱼飢不择食时,会开始吃自己的脚充飢,有天总得停止。

 

美国进入更大萧条时代

其实,今年初国际货币基金已发出警告,预测从2007年开始累积的公私债务,今年会引爆大规模违约,是2020的灰天鹅,现在因为疫情,各界已经将此警告当耳边风,政府更是没有明天的猛印钞票,今年IMF预计,政府债务比去年增加两倍。必将引爆未来通货膨胀,然后引起更大的萧条。

有些专家认为美国经济已进入更大萧条(greater depression)的时代,这个时代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股市和经济崩跌,这惨况已在3月发生。

第二阶段:股市与经济脱钩,正是此时所见的情况,因为Fed藉货币刺激供应虚的钱(fake money),支撑股市上涨。

第三阶段也是最末阶段:届时Fed刺激政策喊停,债务水准太高,Fed偿付能力受到质疑,金融业纷纷违约,股市再次崩塌。

谁也不愿意见到这个景象“快速、严厉、残酷”发生,但极其可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