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企业抗疫的五大优势
作者:莫顿
2020-06-16
摘要:在全世界都能看到,面对疫情,家族企业将产能转向生产目前最急需的各种资源。

全世界正因新冠病毒(COVID-19)而陷入一场史上最惨重的公卫危机,对于许多由业主身兼经营者的老牌家族企业来说,这也重新点燃了价值导向的领导模式。在全世界都能看到,家族企业将产能转向生产目前最急需的各种资源。

法国精品集团爱马仕(Hermè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已向大巴黎地区的公共医院捐款2000万欧元,也将部分设备转为生产口罩及免洗洗手液,一切都是为了协助社交网络中最危险的一群。

对爱马仕来说,这些作法不但所费不赀,公司此时也还是得面对因为疫情而下滑的销售业绩。事实上,贝恩公司(Bain & Company)就预测,全球个人精品市场规模在2020年将会萎缩2035%

 

CEO抗疫锁定“5R”要素

目前全球确诊新冠病毒的人数突破510万人,死亡人数也逼近33.3万人(统计至2020522日)。为了抑制疫情扩散,多国走向封城一途,除了最必须的经济活动之外一律暂停。而随着全球经济逐渐重启,企业能够多快回归正常,取决于政府应对疫情的成效,以及政府政策如何弥补这场公卫危机造成的经济损害。

企业CEO要应付这场疫情,可以参考现有的诸多危机管理架构,其中都有共同的“5R”做为基本要素:Resolve(决心):挺身面对危机挑战;Resilience(韧性):处理流动性的问题;Return(重启):订出重启业务的详细计划;Reimagination(重新想像):了解市场在危机后有了怎样的转变;Reform(改革):危机后会出现新的法规环境,企业必须预做准备。

此外,如果是已经传了一、两代以上的家族企业,CEO可能还会有其他策略资产得以应付这场危机,比非家族企业更容易在危机后强势复出。然而,面对这种特殊情境,业主兼管理者也会需要一套不同的架构。为了协助家族企业经营者摆脱这项危机,我们研发出以下五点方法:

第一:家族企业一般来说比较保守、不喜欢冒险,所以平均的资金杠杆比率比较低。不令人意外,在北义的高级毛料家族企业Fratelli Piacenza就从将近300年的经营中学到教训,总是会保留足够的现金,以应付种种艰难的时节。该公司的CEO艾托略·皮亚琴察(Ettore Piacenza)估计,精品羊毛供应链应该要到2021年才可能恢复正常。

另一个例子则是英国的家族服饰公司John Smedley,拥有英格兰现存历史最久远而仍在营运的工厂,是在工业革命初期成立于德比郡(Derbyshire)的利亚米尔斯(Lea Mills)。

在新冠病毒疫情前,公司帐上的现金部位达到史上新高。但随着店面及工厂被迫关闭、收益归零,第八代的经营者伊恩·麦克林(Ian Maclean)预估,即使销售未能回复,他手上这笔530万英镑的应急资金大概也能撑上四、五个月。

我们的研究显示,在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家族企业表现优于非家族企业,原因就在于危机来临前的资金杠杆比率比较低、承受的财务风险也较低。因此,我们预计在这次危机中,家族企业的表现应该也能相对较佳。

第二:家族企业常常更会照顾资深员工,所以劳雇关系普遍也比较好。而关系好的时候,薪资就常常比较低。举例来说,家族企业沃尔玛(Walmart)的员工平均时薪是14.26美元,而像亚马逊(Amazon)与好市多(Costco)等竞争对手则至少15美元。

在这次的新冠病毒危机当中,沃尔玛采取了多项措施来保护员工的健康安全,反观亚马逊却遭到工会代表指出公司的保护措施不足,于是不得不关闭位于法国的仓库。

 

弹性作风有助化解危机

第三:家族企业的领导风格通常比较有弹性。以日本的家族企业丰田(Toyota)汽车为例,面对这场对汽车业造成冲击更胜于2008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的疫情,许多非家族汽车企业还没有应对方法,但丰田已有了重生的计划。

CEO丰田章男表示:“车辆销售的衰退将比雷曼危机时更为严重,但因为我们能维持获利,就可以继续投资未来”,包括自驾科技、智慧城市等领域。丰田章男绝非空口白话,十年前丰田汽车面临大规模汽车召回危机时,就是由他接手处理。当时在召回丑闻的最高点,丰田董事会决定让这位年轻的继承人担任CEO,让他及时接手。在那之前,丰田是由专业经理人领导。就日系财阀而言,丰田章男接班的年纪可以说非常轻,但他将那次危机处理得十分妥当,一步一步带领公司向前。早在十年前,丰田章男就已经展现了灵活的领导风格,而现在的丰田更可说是有着业界最具经验的CEO,预计将能领导公司度过疫情。

第四:家族企业有处理危机的经验,而这些经验甚至可能已跨越世纪。例如拥有并执掌John Smedley(英国高级服饰品牌)的麦克林家族,就能得益于将近250年的经营经验,曾靠着设计出新颖的针织衫、在危机过后大受欢迎,安度两次世界大战与经济大萧条的危机。

他们的品牌大使列出来可说是星光熠熠,包括英国国王乔治六世、日本昭和天皇、玛丽莲梦露、奥黛丽赫本、披头士。然而,目前的危机可说前所未见,CEO伊恩.麦克林就表示:“要关厂很简单,但想再重启,难度会是十倍。”

 

临危凸显企业社会责任价值

第五:在危机过后的环境中,家族企业能看到机会,并且迅速调整回应。像是John Smedley就发现,千禧世代比以往更要求时尚兼顾生态与永续,为了在危机过后能够生存,该公司已开始推动计划,要在2030年前降低在利亚米尔斯的工厂二氧化碳排放量,此外也会遵守《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UNFCCC)所订出的17项“永续发展目标”(SDG)。

另外,John Smedley的美丽诺羊毛供应商都位于新西兰的南岛,而新西兰羊毛除了品质卓越,供应商更采用了符合伦理、可永续的养育采集方式。John Smedley在气候变迁与社会责任等方面率先采取行动,在从新冠病毒疫情恢复的过程中,就更能让自己的产品打动在意生态的客群。

爱马仕也正在为疫情后的环境做准备,而该品牌手中握有的资源也比多数竞争对手更充足。爱马仕甚至婉拒了政府为其1.55万名员工提供的薪资补贴,只要运用自己十分充足的备用现金,就足以正常发薪。一方面,爱马仕誓言维持自己做为尽责雇主的承诺,而另一方面,这家精品企业手下的艺术家也会尽其所能,协助爱马仕度过疫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