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世界计算机 > 人物报道 > 小道消息
一座县城与短信诈骗的斗争
2007-05-15 13:57   来源:
摘要:

  一夜之间,全县数十个自动取款机全部停用。

  这并非为维护线路,也不是银行缺少现金,而是打击“短信-银行卡”诈骗的手段之一,自2006年3月开始实施。在安溪——这个地处福建东南的山区县城里,此类骗术一度泛滥成灾。

  “我们很委屈。”6月11日,安溪县一位宣传部副部长对本报记者说。陪同的一位警官更是感慨,“这是一场没有胜负的战争,而且永无尽头”。他用无奈来形容自己两年来一线作战的体会。而这种悲情,从安溪县公安局局长方贞群深锁的眉头中再次印证,“犯愁,真的很犯愁”。

  几乎每个手机用户都曾收到类似的短信:“您的手机号码幸运地获得了××公司的大奖”;“您的银行卡在××超市被刷××元”;“您获得了××税务局退税××元”,下个环节无一例外是让你与某人联系,提供银行卡卡号和密码,对方会“打钱给你”或“为你的消费行为查询”。如果你泄漏了“天机”,卡里的钱转瞬间就被划入骗子名下。

  目前,全国只有青海、西藏、贵州没有出现此类案件。2003年-2005年,是短信诈骗发生的高潮期。在深圳,警方一个月曾接到402个报案;在温州,一条短信骗走了某女士53万元。现在,几乎每个柜员机旁边都贴出了“谨防短信金融诈骗”的“紧急提示”。

  而这正是骗子们最忙碌的时候。当地一通讯店的老板林先生说,“2004年初,安溪的行骗者喜欢在附近山上作案发送短信,那时,站在山脚下向山顶远眺,可以看到许多忙碌的身影。”

  “一个团伙一般由头目和3-5名负责发送短信的‘小工’组成。有些头目还同时扮演公证人员、银行职员甚至警察。大团伙里,‘小工’数量可达几十个。”这位人士说。而该县刑侦大队重案中队郭队长分析道,为了安全,团伙往往由亲友组成,所以夫妻档、父子档、兄弟档最为普遍。即使是“小工”,也要有乡土的裙带关系。

  一些未成年人因为扭曲的亲情和缺位的法治意识,牵涉其中。安溪县公安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在2004年抓获的196名嫌犯中,未满18周岁的有16人。另外,还包括5名小学教师。

  “以往由于这些团伙吸纳了不少年轻人,原本人口就不多的魁斗镇一度曾闹工人荒。”魁斗镇黄副书记曾对记者透露。

  骗子靠手机短信“群发器”传输信息,并配备电子网络接传输设备。短信发送器——俗称“土炮”——巴掌大的一块电路板。它一端接在电源上,另一端接在手机上,启动后,“土炮”会按照设定的程序自动识别正在使用的手机号码,并自动发出短信。同时,嫌犯还利用了通讯行业“一号通”等业务。这个业务可以在一个虚拟的号码下面挂多个电话号码,也可以将坐机号码和手机、小灵通的号码“绑定”。所以,看似拨打的固定电话,其实对方是在接听一个手机或小灵通。一直以来,开通“一号通”和办理手机卡没有采用实名制,也给侦破带来了很大困难。

  安溪县一通讯店老板告诉本报记者,2004年诈骗最为疯狂时,当地滋生了许多为其服务的关联行业。比如有专卖“土炮”的,专制作假身份证的,专门收购异地银行账号转卖的,还有贩卖异地手机号码的,甚至有银行前代取赃款的临时工。

  诈骗衍生出的违法行当大多打着“通讯店”的幌子。县城里有一家××通讯店,尤为当地人熟悉,2005年,在一次公安部门的专项打击中,一下子搜出了7箱“土炮”,每箱约60个。该店主,以正常生意为名,有恃无恐,据说一年内神奇地从派出所三进三出。

  近两年来,因为安溪对于手机短信诈骗的高压政策,相关行业不再“辉煌”。“以前每个月,至少销售超过300个号码,而现在业务量减少了1/3多。”这位老板回忆说。同样被波及的还有通讯公司——知情人士估算,安溪移动每年的营业额上亿元,但目前短信这块每年减少了2000多万收入。县里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的老板也正经历着这种难耐的萧条:早些年,几十辆车总是被暴发的诈骗者们一租数天,充门面和行骗时的派头。现在,一天甚至一辆车都租不出去。

  但依然有通讯店的老板断言,“即便是现在,如果你是当地人,只要有熟人指点,在市面上照样可以买到所有作案用的工具。”

  在目前的安溪,仅县城就有约200家通讯器材店。如果加上乡镇的,估计超过500家。沿着一位通讯器材店老板的指点,在一个安溪最普通的街口,本报记者就发现6家通讯器材店。而这个县城,城镇人口不过20万。

  重症猛药 全民战争

  从2003年起,安溪打击虚假信息诈骗的行动就没有停息——县公安局的重案中队,不是重点针对杀人、抢劫等恶性犯罪,而是专职负责打击诈骗;县里的看守所——约能容纳600多人——诈骗者一度占据了1/3强。

  “重症需要下猛药。”县政府一位官员说。

  第一剂是:“手机实名制”和“银行账号实名制”。即本地购买手机号码、银行开户,必须出示身份证明和个人资料。但诈骗者很快从外地购卡,这一招被消解于无形。

  第二剂是:通讯部门对本地手机号码(外地手机号码无法监控到)“群发”的信息数量进行监控。本来利用“土炮”每小时可以发送7000多条短信,但监控后,同一手机号码一小时发送的信息数量超过规定的60条,该手机卡就马上被报废。

  这一招成绩斐然——安溪县公安局副局长曾对外公布,2004年以来,在通讯部门的配合下,该县报废了9000多张可疑手机卡。但很快又有人提出疑义:普通用户若是正常用途,完全也有可能超出60条,如此限制涉嫌滥用职权,这让通信部门颇为头疼。

[1] [2] 下一页
关键词:一座县城与短信诈骗的斗争            
  评论 文章“一座县城与短信诈骗的斗争”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计算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计算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IT时代的唐僧写给女儿国国王的情书[爆
 IT人越老越吃香
 [爆笑]一名最牛程序员的自述
 打死也不娶IT女孩的四大理由
 一个北京24岁女孩征男友要求
 给MM修电脑的三个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