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世界计算机 > 专题2 > 网络成瘾诊断标准
杨永信网瘾治疗停止“电击”改用脉冲
2009-08-17 11:25   来源:东方早报
摘要:自今年4月起,有媒体陆续刊登临沂网戒中心“电击治疗网瘾”导致戒网者“生不如死”的新闻后,此前“救苦救难”的网戒中心变成了“地狱”和“集中营”。

  一个月里,他从“网瘾拯救者”变成了用“电击”摧残青少年的“杀人犯”。一个月里,他从被戒网者和家长们尊称的“杨叔”变成了网友眼中的“羊叫兽”。他就是山东临沂第四人民医院的网络成瘾戒治中心主任杨永信

  “如果非要认为我戒网瘾就是犯罪的话,只要这些孩子能改变好,只要家长需要我,只要社会需要我,哪怕把我送进牢房,我也认了!”7月20日上午,在网戒中心的二楼500多平方米的心理点评课堂上,杨永信的情绪看起来有些激动。说这话时,他的眼角有些湿润。

  在卫生部叫停“电击”治疗网瘾后,杨永信再次被卷入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差不多每天他都会接到各种各样的辱骂电话,以至于他从来不敢接陌生人的来电。

  伴随着外界的质疑,原来被认为是“大救星”的杨永信及其网瘾治疗中心一下子成为网友口诛笔伐的对象,甚至是“杀人犯”。突然之间,杨永信网瘾拯救者的“杨叔”变成了用“电击”摧残青少年的“羊叫兽”。

  家长们和网友及专家们对于杨永信的评价分成了决然对立的两派。

  “记者同志,杨叔他是好人啊!他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在临沂网戒中心采访的20来天里,无论何时碰到来自湖北的“刘炳君爷爷”,他就一定要拉住说个不停,“杨叔是个好人啊,不能冤枉他!”

  在网戒中心,几乎每个家长都对杨永信感激万分。

  一些网友认为家长们都被杨永信“洗脑了”。刚来网戒中心不过17天的蒋根妈妈袁芩辩护说,“我没有被洗脑。我看到孩子有了变化,就是来这里受一点苦,总比在家天天躺在床上上网好!杨叔救了我们两条命。我来这里,心情也好了不少,以前根本就没有办法活了,现在不用天天担心他。”

  而让杨永信哭笑不得的是,不知是出于利益还是恶搞,7月份有网络游戏商推出了一款名为“羊叫兽”的游戏,而一款游戏里还增加了一种名为“羊叫兽的电击”的武器。

  低频脉冲替代“电休克”

  在7月中旬,临沂网戒中心接到了相关的“电击”治疗叫停通知,当初进行点击治疗的“13号”室之后也改为“心理治疗导入室”。杨永信表示,该中心5月中旬停用了“DX-ⅡA电休克治疗仪”,6月4日将其交付临沂市药监局。

  而央视《新闻调查》栏目8月15日播出的《网瘾之戒》披露,临沂网戒中心2004年购进的“DX-ⅡA电休克治疗仪”为2000年就已停产的非法产品,但杨永信自称“不知情”。

  停止“电击”后,网戒中心购进了替代的“低频脉冲治疗仪”。几名孩子向记者描述了这台仪器治疗的感觉,“以前的仪器感觉是比蚂蚁咬得要重一点,眼前感觉有网状的东西,现在感觉网状的东西少一些。”

  杨永信则介绍,“低频脉冲治疗仪”是一款可供大、中、小医院,护理康复院和家庭使用的保健康复理疗产品,其产品生产许可及注册均符合国家相关部门的各项管理规定。

  或许吸收了此前“电击”风波的教训,新带孩子入院的父母都会和医院签订一份“科研入组知情同意书”。一些家长说,“我看过这个仪器,感觉不会有什么问题。”

  因为“低频脉冲治疗仪”是首次被用于网瘾的治疗,临沂第四人民医院还列此为专项课题通过了医学伦理审查委员会的审核,同时按照卫生部规定,实行治疗项目免费。

  家长表示,“电击”只是整个治疗过程中的一部分。戒网者的生活都非常的规律,每天早上6点起床,然后早操锻炼,上午8点半到大教室上心理点评课,一般都由杨永信上。中午休息后,学生们先写日记,下午3点半开始两小时的军训,晚上接着上一个小时的心理点评课。

  大多数家长都认为,“效果最大的应该是心理点评课,课上解决了孩子和家长们的心结,让他们学会了理解,学会了沟通。”

  多数的戒网者也认同家长们的说法,戒网者刘君说,以前在家里时,一切以我为中心,在心理课堂上,我们懂得了父母对我的爱,也慢慢地理解他们的做法了。

关键词:杨永信   网瘾         
  评论 文章“杨永信网瘾治疗停止“电击”改用脉冲”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计算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计算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训练营戒网瘾酿家庭悲剧 戒网瘾乱象谁来
 “我在‘网瘾集中营’的生活”
 网瘾治疗不能“以暴制暴”
 网瘾少年死亡案追踪:训练营孩子陆续被家
 孩子治网瘾也要给家长开药方
 网瘾少年被辅导教师暴打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