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无赖思想家
作者:编辑部
2020-10-21
摘要:一个卧底警察的经历告诉我们,我们应该保护和支持那些愿意冒险的人,而不是在出错的时候冷落他们。

约翰曾经是一名警察,他加入警队是为了改变现状。在担任情报人员时,他的一个线人找到他,要他为一起银行抢劫案提供警服。他联系了专门的单位,他们想组织一次刺杀行动。

约翰拒绝了,因为他认为这次行动的风险太高。因此,他被调任到一个较低调的职位。当然,他也拒绝向线人提供制服。这让他的线人很不高兴,他操纵了他在黑手党的老板。结果,黑手党把一份合同压在了约翰的头上。这时,约翰对自己受到警察指挥部的待遇感到失望,又受到黑社会犯罪分子的人身威胁,于是辞职了。成本已经变得太高。

多年来,约翰一直从事情报收集工作,试图“打入”有组织犯罪团伙成员的脑袋。在这个过程中,他学会了像罪犯一样思考,能够预测他们的行为,并在自己的价值体系上妥协,以适应他们。

卧底的绝望

一些警察卧底收集情报。警察可能长期以假身份行动,以渗透到犯罪网络中。研究表明,卧底行动比许多其他警察活动的压力更大。特别是,当特工承认犯罪朋友的背叛时,关系的终止是一种可怕的情感放任。约翰指出,“处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通常是卧底工作的后果)比处理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更难。”任务结束后的应对也很困难。有些人无法放弃以前的核心角色,保持着膨胀的自我,而另一些人则受持续的压力影响,表现出经常性的情绪爆发。

从积极的一面来看,研究也表明,大多数特工都表示从他们的经历中获得了积极的个人收获,获得了满足感,增强了信心,个人也得到了成长。也许尼采是对的,没有杀死你的东西会让你变得更强大,在一定程度上更愤世嫉俗,合理化为现实。

约翰的工作不仅仅是采访和审讯,但他并没有用假身份去卧底。他用自己的真名培养消息来源。培养这种关系,会让警员走上滑坡。在审讯中,他们主要是通过自己的言语与嫌疑人联系。在审讯室外,他们的行动更有分量,他们必须让消息来源相信他们是“自己人”。通常,犯罪分子会当着警察的面用非法药物来考验他们,开始了越来越多的非法行为的螺旋式上升。

“首先,你吃了一口苹果,它还是苹果,然后再吃第二口、第三口。什么时候它就不再是苹果了?”约翰想知道。学术界把这个过程称为偏差的正常化。对约翰来说,出轨太容易了,所谓“诈骗三角”的所有要素对他来说都在那里。机会就在那里,你是一名警察,但在正常的指挥系统之外活动。合理化很简单。当然,你是在做毒品,但这是为了打击贩毒。也有压力,要做得正确,以免对他不利。

更深层次的

在约翰看来,用自己的名字培养线人,比做卧底更有挑战性,因为你不能用虚构人物的盾牌与自己的所作所为保持距离。反过来说,你通过功利主义的道德准则将技术上的非法行为合理化,在很大程度上与自己的诚信保持距离。“为更多的人谋取更大的利益”,这就为“附带损害”提供了理由,有时也包括你自己,例如通过非法吸毒损害自己的价值观。

约翰还记得在灰色的文化环境中工作。有组织犯罪的世界有自己的道德准则,但警察部队也有自己的方式。首先,培养一个未注册的线人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尽管这是众所周知的,也是少数能够通过大量高调逮捕来证明价值的人的非正式做法。在约翰看来,如果按规矩办事,结果会少一些,但只要管好自己的“三P”,就OK了:文书工作要管好,财产要登记,个人关系要处理好。

相反,如果从事与培养未登记的线人相关的行为,就可能被逮捕。如果一切顺利,上级会对结果表示赞赏,但如果不顺利,就会被逮捕。


热门文章